文化
她把植物做成了艺术品 青年艺术家茹茹萍携新书《不如做植物》来南京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9-01-15 10:15:11

 图片

茹茹萍接受扬眼记者采访。蔡震/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 实习生 林倩梅)114日晚,青年艺术家茹茹萍携新书《不如做植物》来南京先锋书店五台山总店举办读者见面会,茹茹萍与在场读者分享了她与植物的情缘和对生活的感悟。此前,“90后姑娘隐居森林”新闻曾将茹茹萍送上了微博热搜前三,她还曾作为特邀嘉宾参加《天天向上》。《不如做植物》是她历时2年时间打磨的新书,由“2017年中国最美书籍获奖设计师”熊琼操刀装帧,精美的书籍让读者们令爱有加。

 图片

茹茹萍在演讲。蔡震/

植物天生就具有治愈能力

茹茹萍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史专业,毕业后她没有留在大城市,而是去山野创办了一朵植物手作工作室,开始执迷于植物与手工的艺术创作。新书《不如做植物》里有植物、摄影、随笔、生活感悟,以及她对于过去的总结。

茹茹萍说,《不如做植物》的“做”,有两个意思,一是可以理解为“做成”,强调结果。另一个意思则倾向“成为”,强调过程。“自从开始做一朵工作室,很多感悟和经验,正是从植物身上习得。而其实最早开始做一朵的初衷,也有过这样的念头:做一棵植物多好,在天地间自然舒展。”

在与植物打交道的过程中,茹茹萍提醒自己看待很多问题的时候,要回归最初的念想,回归自然,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刚回到乡下的时候茹茹萍也曾被质疑在跟风,亲人们也不理解。“但是我一直遵循内心的想法,一直坚持到现在。”茹茹萍说,艺术的呈现是多样的,她更倾向于将艺术展现给大众来看,又源于对植物深深的热爱,用植物这个每个人都会喜欢的对象来表现艺术,表现自己的生活,带给大众正能量的影响,这便是初衷。

在茹茹萍眼里,植物是非常接地气的,“植物是一种特别能让人们接受的物质,它天生具有治愈能力。植物是有力量的,不仅是视觉上的享受,更能带来内心上的享受。选择植物是因为它们能拉近人们和艺术的距离。我希望大家能从‘平凡’中发现美。”

图片 

分享会现场。蔡震/

看不懂的艺术不是好艺术

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更有诗和远方。远方有森林、有迷雾、有白鹭、有晚霞、还有爱的人。2014年茹茹萍遇到了她的黑土先生,一次随黑土回他的家乡——福建闽南诏安。就被小岛上茂盛的森林“勾了魂”,这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地方,俩人一拍即合,离开城市,干脆把家和工作室一起搬来。两个月的时间,通过自己动手和亲戚的帮忙,从一片荒地到美如宫崎骏动画的梦幻家园,他们在这里安了家。

黑土先生是一名软件工程师,茹茹萍是植物手作人,俩人就是一朵的全部,带着“自然、手作、家”的理念,寻找最天然的材料,以手作的方式将植物与日常生活相结合,将生活回归自然,开始了看似慵懒中忙碌的小日子。

选择这样的创作形式,把植物粘在画上,是一种很新的创作方式。一开始并不被美院的主流认可,内心是很忐忑的。但是在毕业后的第三年她被邀请会母校展览,这意味着得到了主流院校的认可。美院的徐冰院长说过一句话一直被茹茹萍奉为第一准则,就是:看不懂的艺术不是好艺术。

“有同学认为我的作品是在谄媚大众,当然我也可以伤春悲秋,但我只是想要保持天真。”与手作相伴的植物更是不断打磨着她,“刚毕业那会儿心高气傲,觉得自己是艺术家,特别像仙人掌,给点阳光就不停疯长;但做一朵工作室后,觉得自己像竹子。刚种下去每年只长几厘米,但到过几年后,就开始以每年几米的速度疯长,所以当下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一种蓄能。”茹茹萍说。

 图片

《不如做植物》茹茹萍  著 重庆出版社

【问答】

扬眼记者:怎么在浮躁的环境中静下心来做一件事?

茹茹萍:能否静下心,有两个原因:1.是否自信;2.是否在意别人的看法。问题往往在于自己太在意成功。这跟自己的家庭教育也有关系。我母亲从来不会在我面前讲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怎么样,所以我的自信心是很强的。我在大学的时候想做的事情就会去做。当然,我并不是鼓励所有人都回归乡野,每个个体都不一样,有些人合适,有些人不合适。首先要清楚自己做什么,先“行”才有“知”。不要预想结果,就跟着心走,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扬眼记者:你是怎么看待现在年轻人的“佛性”的生活态度?

茹茹萍:现在很多人对“佛”的看法接近于“丧”。这种看法是有偏差的,实际上应该是该无所谓的无所谓,该有所谓的有所谓。现在我的闺蜜们都出国了,而我回归乡野。但是以后我一定会出国游学,我可以把学到的东西用在自己的品牌上。对我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东西。所以在我刚毕业的时候,我回到乡下,看起来很“佛”,实际上,我是要先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然后一步步往前走。

 

扬眼记者:现在国内美学风潮兴起,比如说花艺,连带花艺指南书也变得畅销。当艺术变成卖点的时候,它就变得不纯粹了。你现在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在这种环境下是如何平衡的?

茹茹萍:我的这本书没有做成花艺书,因为我不想被外界定义为花艺师。选择跟重庆出版社合作,是因为他们更能尊重我们这种有一些流量的作者。这本书我是以一个女性青年艺术家的身份来出版的,所以书的整体基调是粉色的。关于怎么平衡,我会选择等待。我是一个跨界的,多元的艺术家,我不能因为想要一本书的畅销而草率地给自己定位。

图片

茹茹萍和先生黑土,儿子小土豆

 图片

茹茹萍的一朵工作室

 图片

茹茹萍手作植物画《森林盒子·松鼠》

 图片

茹茹萍手作植物画《森林盒子·猫头鹰》

图片 

茹茹萍手作植物画《火烈鸟》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资讯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