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微说 | 渺沧海之一粟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4-15 08:31:02

  每一次的科学狂欢,对于我来说都是理科知识的“渡劫”。

  因为学生时代的偏科,我在遇到重大科学发布的落地采访时,需要花上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来做提前准备。庆幸的是,好脾气的教授们从没嫌弃过我。他们总是不厌其烦,看完我写的稿件觉得符合心意,还会适时送上夸奖:“写得真不错。”

  我在心里涌上无止境的感激:感谢渊博,让世界充满宽容。

  逐渐的,“渡劫”的灾难感被更强烈的求知欲取代。尤其是在上个星期的“黑洞照片发布”中,看着朋友圈里从事天文工作的教授和研究员,以不亚于过年的兴奋,通过文章、图标甚至是漫画科普着黑洞的各种常识时,我发现,这场全民知识狂欢的意义已经大于了黑洞照片本身。包括多位中国科学家在内的全世界科研团队,因为共同的关注而携手,表现出无穷无尽的探索欲望,项目对于科学内涵的丰富,是对未知更有把握的开始。来自线上线下的全民澎湃,是因为我们对宇宙心存敬畏。

  巧的是,在黑洞照片发布后的第二天,我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见到了“嫦娥之父”,中科院院士叶培建,还有“嫦娥四号”总师孙泽洲。两位在学界响当当的大牛,回到母校毫无功成名就的骄纵。此前,叶培建关于“嫦娥四号”铿锵有力的表态已经在微博上刷屏了很久很久,“先不要讲什么科学意义、技术带动,单从逻辑学上看,落到月球背面的科学意义就是一句话:背面没去过!”

  科学盛宴里唯一的没想到,大概是黑洞照片的版权之争。无良网站的商业心机,让原本单纯的照片多了不该有的铜臭味。网友们的注意力迅速转向了对网站的讨伐,对于黑洞的好奇心逐渐淡了下去。但科学爱好者们依然在付出,在荷兰以联合培养博士生身份参与黑洞项目的南大博士生赵杉杉,原本可以今年如期毕业,为了项目,她选择了延迟毕业,“这样难得的机会,多留半年也是值得!”

  在上海天文台黑洞照片发布会现场的墙面上,有一段大字标语,这段话来自著名天文学家叶叔华,全段摘录,与读者共勉:

  天文有助于拓宽一个人的世界观、宇宙观。宇宙如此浩瀚,人只是沧海一粟。每一个个人作为独立的存在,都应该珍惜自己短暂且唯一的生命。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尽可能地去做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意义和价值并不等同于功成名、升官发财,而是尽己所能地做最好地自己,无愧于心。人啊,难免会遭遇各式各样的不如意,但与浩瀚的宇宙相比,这些真的微不足道。杨甜子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资讯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