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小的东西,都会让人心生怜爱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1-11 13:26:56

图片

初夏,小鸡雏破壳而出,一蓬蓬黄澄澄、毛绒绒,“啾啾,啾啾”,在地上四处滚动,争相啄食,农人寂静的庭院、瓜棚豆架,因此而变得圆润生动。小鸡雏刚破壳时,浑身都是湿漉漉的,把它托在手心,怯生生的,细软的小腿,哆哆嗦嗦,站都站不住。汪曾祺在《鸡鸭名家》里说见到雏鸡鸭的感觉,“小鸡小鸭都放在浅扁的竹笼里卖。一路走,一路啾啾地叫,好玩极了。小鸡小鸭都很可爱。小鸡娇弱伶仃,小鸭傻气而固执。看它们在竹笼里挨挨挤挤,窜窜跳跳,令人感到生命的欢悦。捉在手里,那点轻微的挣扎搔挠,使人心中怦怦然,胸口痒痒的”。痒痒的,那是油然而生的窃喜,一阵子的愉悦、轻松,就像小鸭子划动桔红的小脚蹼,在初夏浅水里,瑟瑟而游,一种难以言传的心灵美妙,只有这个人才能感觉得到。

五六月,扁圆青涩的小柿子已然结出枝头,嵌在碧绿的叶萼中间,绒毛纤细。小柿子,玲珑可爱,它们的那种青,是好看的青,天真无邪的青,青得没有一丝杂质。躲在阳光通透,清亮亮的叶隙间兀自酣睡,青枝绿叶间仿佛还能听到它们的呼噜声,让人心生细细软软的爱怜,不忍触碰。没有成熟的东西,常见可爱。成熟,就见世故。世故了,就不见可爱。

麻虾,芝麻大的虾。怎么说呢?有比麻雀还小的雀,没有比麻虾再小的虾。麻虾生活在长江下游的淡水里,这种野生小虾,对水质的要求非常挑剔,多见于没有淤泥的清水河流。梅雨季节,我在石埠头上,见清亮亮的河水中,小麻虾一跳一跳地凫游……麻虾的透明筋络,清晰可见。唯其小,见之,才油然而生柔柔细爱。那种细爱,是一个人浑身通透,血流平缓,很舒服的感觉。清晨的露水菜市场,见到有农人卖麻虾,小麻虾出水后,堆在一口竹匾里,想不到它们竟然还都是活的,抓一把握在手心,璞璞然,竦竦而动,让人满心生爱。

小的东西,让人心生怜爱,大而见拙。

明代有一个名叫王叔远的工匠,在一枚核桃上雕刻小舟,舟有五人、八窗;箬篷、船桨、火炉、茶壶、画卷、念珠……悉数可见,它的长度还不足一寸,放在手心掌间把玩,见其小巧。

以前在老澡堂子门口,常见有人用大板凳,一端支一根杠杆,用力在榨甘蔗汁,一股涓涓细流,跌落在一只搪瓷小盆里。那天,我见到一只袖珍小凳,玲珑机巧,是古代的榨汁机,遥想当年大家闺秀,端坐在深深的庭院里,听空庭落花,小窗蕉雨。这只榨汁小凳,是悠闲生活的精致道具。汁液顺着槽沟,流进一只青瓷花碗中,直到最后,变成一缕断了的线,“滴答、滴答”,滴尽在时光深水里,再无声息。

木质榨汁小凳,包浆沉静,不知经过了怎样一双纤纤素手的摩挲?浸润着怎样的温柔情感、缜密心思?

细爱,终归是一种袅袅生成于内心的柔软和感动。 

作者:王太生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资讯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