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面对面 | 琵琶演奏家吴蛮:“回国寻根,就是要找没有被抛光过的乡土文化”
来源:扬子晚报 2018-12-06 18:20:32

扬子晚报·面对面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吴蛮,蜚声国际的琵琶演奏家,她把琵琶带到了西方,7次获格莱美提名,去年与丝绸之路合奏团合作的专辑《歌咏乡愁》斩获格莱美“最佳世界音乐专辑”。她是我们南京姑娘,9月30日第一次在家乡江苏大剧院举办“吴蛮与华阴老腔皮影戏班音乐会”。记者在后台见到她,黑底碎花上衣,绿色修身裤,普通如路人。上来就问她,晚上演出会穿旗袍吗?吴蛮愣了一下说“不会”,随即爽朗地大笑说,“大家还是听音乐比较重要”。她的个性与名字非常像,让记者摆脱了对琵琶弹奏者固有的江南女子印象。

“我不想被贴标签,还是听音乐吧”

之所以会问吴蛮穿不穿旗袍,是因为她的一段经历。1990年她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就只身到美国发展。琵琶这个乐器在中国拥有2000多年历史,但吴蛮发现那时候的西方对中国音乐的认知几乎为零,更别提琵琶。在汇集了爵士、电子、摇滚、实验音乐、学院派音乐等的陌生世界里,吴蛮抱着琵琶走上了洛杉矶的舞台,西方媒体甚至找不到合适的词来描述她的音乐,纷纷把新闻焦点对准了她的旗袍。

这以后她就不在公开场合穿旗袍了,“我很喜欢旗袍,但我不想被贴标签,给人弹琵琶就得穿旗袍的固定印象,还是更关注音乐比较好。”后来的演出,尽管很多人评论吴蛮“穿着不是演出服的服装在台上”,但她坚持自己的风格,不穿旗袍,也不穿洋装,摘掉标签,她更希望大家听自己的音乐。

靠着几百场音乐会慢慢打开市场之后,她不仅让越来越多的外国人知道了这件寄托着中国文人性格的传统乐器,许多外国作曲家也开始为她谱写琵琶作品,有独奏曲,也有和交响乐队同台的协奏曲。当时,国内的创新还停留在“以民族乐器挑战世界曲目”阶段,人们很难想象琵琶这一如此中国特色的民族乐器,竟能以这样自然交融的方式与西方音乐对话。

“现在大家流行叫跨界,其实28年前,我到美国就在做这件事,但那会我们叫合作,我现在仍然更愿意用’合作’这个词,艺术很多时候是需要合作的,跟跨界不同。”吴蛮告诉记者,一开始如何进入美国社会,让他们的民众了解中国文化、中国乐器,或者通过这些乐器来了解中国文化,怎么做?就必须合作 。

普及一下吴蛮很“蛮”的人生历程:9岁开始学音乐,手边一大堆民族乐器,她全都学会了。4年后,她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从杭州考到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后来成为中央音乐学院第一位琵琶演奏硕士,留校当老师,1989年拿到了中国民乐器演奏比赛琵琶冠军,年纪轻轻在国内琵琶界已经相当有名了,“哎,我当时的工资都比我爸高,哈哈哈,在国内一切都很顺。”

那从零开始的艰辛呢?是可以想象的艰难,但吴蛮回忆起来很是明媚,她说,出国后的语言不通和身处异国的孤独感,也是有的,但她克服得很好,“因为我性格好呗,又有一技傍身,愿意闯荡,愿意挑战自己”,而且吴蛮还很自信,自己是中央音乐学院出来的尖子生,“在技能上,我觉得自己不输,只要给我机会,抓住机会,让别人看到我的才能,然后就是合作。合作的同时,我也在学习别人,这样平起平坐的合作,我用了2年就融入了西方音乐的氛围。”记者说:“这似乎跟谈琵琶的江南女子形象……”还没说完,吴蛮笑说:“对吧?好像不太一样哈?”随即(声音由低到高)“其实,什么人都可以弹琵琶啊,不是说弹琵琶就一定要文文静静,大家不要有固定印象。”

图片

“学院派的我当时就想回国寻根,而且要去找没被抛光的最原始的中国特色文化”

“一般来说,学院派是很难瞧得上草根的。”从来不走寻常路的吴蛮告诉记者,2006年,她就认定了要回国,要寻根,而且要去山西、陕西的村里,找没有被抛光过的乡土文化。

契机是2006年美国卡内基音乐大厅策划在2009年举办一个以中国为主题的音乐节,找到吴蛮,希望她能帮忙策划两场有中国传统特色的音乐会,“接到这个任务时一方面很开心,因为被他们肯定了我的鉴赏力,但同时也知道这很艰巨。心里就想着’一定要回国’,去寻找那些西方观众还没有接触到的,但又非常中国化的传统音乐。”

她一直着迷于汉人音乐,回国后就先往北方跑,山西、陕西都去了,寻到了华阴老腔、皮影戏啊这些,“很苦,但是很开心”,吴蛮告诉记者,那会基本上就是到北京的第二天就跟朋友开着车去乡下,住县城招待所,热水也没有,寻个10天左右,再回北京,去朋友家洗个澡,脏衣服一打包,回美国。就是这样的轮回。吴蛮语速挺快又脆亮,“哈哈哈哈哈,那会我北京很多同学都说,吴蛮你疯啦,那儿没吃没喝,你去干嘛。”

“但我真的很喜欢,也觉得很有意义和价值。我是学院派出来的,那会大家带出国的大多是江南丝竹,琵琶二胡扬琴古筝,比较程式化,但中国真正的民间文化呢?我认为应该是原始的,或者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原汁原味的,就这样我认识了华阴老腔,就此我确定了什么是中国音乐。”她还举例说,华阴老腔之外,还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比如皮影戏,大人小孩都喜欢,皮影戏身上集结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它有音乐有故事,还能跟中国历史故事串起来,还是手工艺,简直就是一套中国传统人文。

吴蛮感慨地说,那些没有抛光过的中国乡土文化才是特色的,“我走了很多国家,非洲、南美的民间艺人在国际舞台上特别活跃,也很受欢迎,学院派出来的反而让人觉得不地道。”她发掘了目前仍存于农村的道教仪式、皮影老腔、地方戏曲和民歌中最原始的音乐,并将这些传统的祭典和喜庆音乐带进美国卡内基音乐厅,让中国民间音乐家成为主角。

“有自己的传统特色,就是国际的。“她跟记者说,这句话虽然说起来有点“大”,但真的是这样,她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创新千变万化,但不能失去了自己的原味,民族乐器唯有守住特色,才能在世界各种乐器中具有辨识度,才能脱颖而出。这也是她给其他民族乐器走向世界的一个建议,“你有自己的特色,就是别人没有的,你已经走上世界了,因为你跟别人不一样。”

图片

“拿到格莱美奖的专辑《歌咏乡愁》,第一首曲子是写给我儿子的”

华人音乐家拿到格莱美大奖是不多的,吴蛮此前被提名了7次格莱美。吴蛮特别告诉记者,拿到格莱美”最佳世界音乐专辑“的《歌咏乡愁》,它的开篇首曲其实是她写给儿子的一首曲子,叫《汶森之歌》。

她形容说,这首歌很疯狂,用到了京剧、锣鼓等等元素,是为了回忆儿子的成长时光,“我的儿子汶森在四岁的时候,嘴里经常哼唱着一首调子在家里跑来跑去。(吴蛮现场还即兴哼了起来)有一天,我问他在哪里听到的这首歌,他说是他自己编的。”觉得特别有意思,吴蛮就偷偷用录音机给他录了下来,感觉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旋律特别打动她,就把它写到了音乐里,“以他的旋律作为主题编写成曲,以此记录儿子童年时与我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

吴蛮说,录唱片时就把这首歌送给儿子听,当时儿子已经大学三年级了,他听了觉得很不好意思。后来得了格莱美奖,他超开心,说这是妈妈给他的一个终身礼物。不过吴蛮特别提到说,除了这个获奖专辑外,其实她更喜欢的一张专辑是《听见彩虹谣》,里面所有曲子都是以琵琶为主演奏的世界名谣,还用了所有的弹拨乐器,比如吉他、尤克里里、曼陀铃、贝斯,以及一些打击乐,这张也入围了格莱美世界专辑奖。“那会世界专辑的天下是非洲音乐、印度和中亚音乐,中国音乐没有进入过,所以能入围,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突破。”

聊到家人时,吴蛮特别大笑起来说,虽然自己生在杭州长在杭州,“但其实我是个南京人哦,因为我父亲的老家在南京,我浦口的,你赶紧在稿子里写上哦。”她告诉记者,父母亲1980年就回南京了,那会她正在北京上大学了,所以寒暑假都是回南京的。

图片

  快问快答: 

K=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孔小平
W=吴蛮

K:作为琵琶演奏大师,如何看待学琵琶?
W:
琵琶真的很难,最难的就是入门,其他乐器只要演奏就能出声,但琵琶这样“噔噔噔”起码就得两年。就算到现在,琵琶对我来说也是很难的。
弹奏时10个手指要不断地动,要活手,我现在每天也都会弹,有时候5分钟,有时候2个钟头。我毕竟年龄大了,就像运动员一样,有了生理的变化,而琵琶的技术对手指的灵活性要求高,比其他很多乐器都要高。不过我现在还能不断地在琵琶上发现新东西,发现新技术和新的音乐。

K:之前你的演奏出现在不少电影配乐中,包括李安的《饮食男女》、《喜宴》、梦工厂动画出品的《功夫熊猫3》等中,您的琵琶声都能恰到好处地出现,为电影加分。下面还有影视配乐计划吗?
W:
目前还没有这方面影视计划。说起来,那会李安也刚进入美国社会,我很荣幸能参与到讲中国人故事的华语电影里,我很喜欢李安导演的电影,他很东方,也很深刻又人文,这些也是我自己追求的,希望有更多机会能跟李安合作。
《功夫熊猫3》也是,当时我有跟他们好几个中国音乐家,像郎朗啊,一起参与到其中。这个故事不仅是好莱坞故事,也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中国题材,我也是熊猫迷,特别喜欢。

K:你不仅仅是琵琶演奏家,还是教育家、作曲家、中国音乐推广人。你最喜欢哪个身份?
W:
我最喜欢的是中国音乐推广人,这些年也坚持不懈地在做。其实,这个身份也包括了前面三个身份。音乐和教育综合起来就是一个音乐人在推广乐器和中国文化。

文 |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孔小平
摄 |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尤晓源
编辑 | 陈申 盛慧梅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资讯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